资讯频道:首页第一时讯专题报道图片新闻万会视频专访栏目精彩演讲会议快讯会议花絮会议发布>>

威尼斯影展今晚揭幕 华语电影并未"失声"

http://www.10000hui.cn 2011年08月31日 10:53来源:文汇报
摘要:今晚,第68届威尼斯影展将在丽都岛开幕。之后的10天里,23部参赛片将在水城首映,由达伦·阿罗诺夫斯基领衔的评委会决定新一年金狮奖的归属,其曾以《摔跤手》一片获得2008年金狮奖。今年的主竞赛单元入围片单上,华语电影有许鞍华的《桃姐》、杜琪峰的《夺命金》等多部

第68届威尼斯影展今晚揭幕 华语电影并未"失声"

今晚,第68届威尼斯影展将在丽都岛开幕。之后的10天里,23部参赛片将在水城首映,由达伦·阿罗诺夫斯基领衔的评委会决定新一年金狮奖的归属,其曾以《摔跤手》一片获得2008年金狮奖。

去年这时候,在威尼斯影展的新闻中心里,透过落地的玻璃窗,能看到不远处仍是一片工地的新电影宫,记者们在漏雨的休息室里发着牢骚议论影展主席马克·穆勒即将到任的任期。这个办了60多届的影展还会有重来的青春期么?转眼一年,据说新电影宫在拖拉磨蹭中终于造好,房子翻新了,人还是旧的,不仅入围竞赛单元的多是熟面孔,就连喊着期满离任的马克·穆勒,也还是稳坐如松的影展主席。在各种不靠谱和超现实音符的伴奏下,这一年的威尼斯影展如期开幕,改变的只是时间刻度,而游戏规则是铁打不变的,或者,在水城波澜不惊的水平面下,偶有稍瞬即逝的暗涌漩流。

“美国制造”强势介入

要说欧莱雅和好莱坞攻占了欧洲三大影展,是丝毫不夸张的。丽都岛上,欧莱雅的广告从电影宫一路挂到巴士码头。而“美国制造”的电影海报,总是占据了海滩边最显眼的位置,好莱坞炙手可热的红男绿女,素来是红地毯上求之不得的物种。其实影展或电影都没有商业和艺术的分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艺术不过是商业大手握着的一副牌。

这也就注定了美国电影在威尼斯影展的强势露面。目前已经公布的22部主竞赛单元参赛片中,5部是“美国制造”,其中乔治·克鲁尼自导自演的《三月十五日》被选作开幕片。影片改编自百老汇话剧《法拉格北站》,剧本原作者曾在2004年美国大选初选阶段担任民主党候选人的幕僚,《法拉格北站》根据那段经历创作,以总统候选人的新闻秘书为主角,从一段露水情缘的政坛丑闻,牵扯出翻云覆雨的密室政治,起伏种种,无非是权力的诱惑与代价,醉心权力场的人们最终被权力吞噬。对于克鲁尼的导演能力,我们姑且持谨慎观望态度,《三月十五日》的亮点是一众主演——瑞恩·高斯林、菲利普·塞默·霍夫曼和保罗·吉亚玛提,加上克鲁尼本人,集合了美国中生代和新生代最会演戏的男人,好剧本和好演员都齐全,这样的电影做开幕片至少不欠分量。

除竞赛单元外,参展片里也多见美国电影的身影。托德·海恩斯、索德伯格、阿尔·帕西诺等人的新片将在威尼斯公映。其中海恩斯的《幻世浮生》原是为HBO制作的迷你剧,总共5集300分钟,忠实地呈现了詹姆斯·凯恩小说原作的风貌。尽管它仅拍摄了17周,但海恩斯仍用制作电影的严谨态度进行拍摄。《幻》剧四月中旬在美国播出,而威尼斯的公映是它在大银幕上的首映,据早先的剧评,女主角凯特·温丝莱特贡献了一次质感饱满的演出,几乎超越让她获得奥斯卡奖的《朗读者》,海恩斯则以极度写实的风格再现了大萧条时期美国中产阶层内部的崩离。海恩斯这样形容《幻世浮生》:“我尝试用老电影的手法、传统类型片的模式和老派的主题,来思考我们时代的困境。”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尼古拉斯·雷最后的作品《我们再也回不去》经最新修复后,将在今年影展上放映。雷自1971年起和他的学生一起拍摄,这部半虚构半纪录的作品,既是雷的私人生命体验,也是《无因的反叛》的集体记忆,他曾说:“这是我们潜意识里的《格尔尼卡》。”1973年戛纳影展,雷的初剪版本公映,电影游走于颓废和激进之间的极端气质让评论界一时难以接受,而他本人也对这个版本不满意,其后几年一直在进行修改,直到1979年去世。威尼斯这次放映的是雷临终前最后的剪辑版,过了30多年,这也许仍是一部不易被多数人接受的电影,然而雷对电影这种艺术形式的创新和探索,以及试图用电影作媒介来记载一段时代的心灵史,这些锐气和锋芒恰是近年越发保守的威尼斯影展所失落的。

华语电影并未“失声”

今年的主竞赛单元入围片单上,华语电影有许鞍华的《桃姐》、杜琪峰的《夺命金》等多部佳片,华语电影并未“失声”,这个阵容甚至可算强大。

《桃姐》是那种很“素”的小电影,从容地梳理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淡似茶、酽似酒。许鞍华不炫技,端的是文火慢炖的功夫。自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那次颇受争议的尝试后,许鞍华这些年做电影的态度是内敛谦和的,拍她熟悉的香港市井,《天水围》、《得闲炒饭》以及这部《桃姐》,不在意格局小,不担心平淡,从一扇窄门出发,却走出了天地宽阔。

杜琪峰的《夺命金》也是一部别有意味的新作。这个片名很显然让人想起他的第一部电影《碧水寒山夺命金》,那是一部失败的处女作,杂烩了公案、武侠和浪漫爱情的“四不像”,杜琪峰自己的评价是:一声叹息,那时不懂电影。他不讳言,《夺命金》是《碧水寒山夺命金》的翻拍,虽然不全是为了修正30年前的“错误”,但也想看看“离开英雄和枪,我能做些什么”,终究,是对“自我”的一次重访了。关于“重拍”这桩事,看法见仁见智,然则杜琪峰的这番姿态,倒也定义了电影的一种使命:有时候,电影是重访被压抑、被遗忘的自我,这重访便也成了一种发现。而这一点,未尝不是今年威尼斯影展在改变与守望之间闪过的一道灵韵之光。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编辑:小默】
相关阅读:
本文关键词: 电影 威尼斯 杜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