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首页第一时讯专题报道图片新闻万会视频专访栏目精彩演讲会议快讯会议花絮会议发布>>

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特专访

http://www.10000hui.cn 2011年11月21日 10:00来源:新浪网
摘要:作为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席,保罗-巴拉特(Paolo Baratta)在他的任职期间获得了不俗的成绩:威尼斯双年展参观人数破纪录,预算平衡,保证双年展90%的经费自给自足,见证了越来越多的国家申请参展等等。

作为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席,保罗-巴拉特(Paolo Baratta)在他的任职期间获得了不俗的成绩:威尼斯双年展参观人数破纪录,预算平衡,保证双年展90%的经费自给自足,见证了越来越多的国家申请参展等等。巴拉特的任期将于下月18日结束,在经历了此前戏剧化的“双年展主席任命事件”之后,有报道称巴拉特很有可能再次被任命为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席,甚至还有可能被任命为意大利新政府的文化部部长。近日,来自《艺术报》的记者Franco Fanelli对巴拉特进行了专访

Franco Fanelli:你怎么总结你在两次任职威尼斯双年展主席期间(译者注:分别为1988-2000年,2007至今)获得的成就?

Paolo Baratta:我第一次被任命为主席时是在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尽管当时存在一些巨大的能量,但在1968年以后双年展就没有真正地恢复过来。在我任职的第一年,我们可以使用的资源除了威尼斯电影节以外什么都没有,几乎就是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举办的。我们没有地方来展示戏剧、舞蹈和音乐。甚至连指挥总部的地板都是不安全的,我们还收到了让我们离开的通知。由于雨水的渗透,我们也无法在绿园城堡的意大利馆中举办建筑双年展。但同时颁布的一份改革法案给了双年展基金会一个更有效力、更私人化的地位。这样的重大转变是双年展运营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Franco Fanelli:你能大概讲述一下恢复过程中的不同阶段吗?

Paolo Baratta:我们以艺术展开始,但其以国家馆为基础的事实也让它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比如意大利馆的策展人通常以意大利艺术为焦点,在某些情况下则会推出一些主题更加国际化的展览。后者有时候会形成一些非常棒的展览,但总的来说总是处于一个带有永久冲突的状态下,以至于几年之后就不再举办艺术展了。1998年时,我们决定艺术双年展(包括建筑部分)应当有两个支柱:一方面是国家馆的展览,另一方面则是委托给策展人按照某个特定主题进行策划的国际性展览(即主题展)。我当时想到的结构是将卡塞尔文献展与威尼斯双年展结合起来。首届全新风格的主题展亮相于1999年,当时的策展人是Harald Szeemann。意大利馆最初也并不是用来举办本国的展览的,直到后来某位特别的策展人复兴了这一传统。

我们的第二个任务便是为主题展找到一个合适的举办地点。我们选择了绿园城堡以及军械库里的一些场馆,并且花了很多钱来修缮和翻新它们。因此主题展就开始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场地进行:带有白色墙面的前意大利馆以及军械库里的大型空间,再加上Corderie、Artiglierie等等。伴随而来的就是一幢全新的意大利馆。最后我们获得了额外的4.08万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其中有2.1万平方米的场地较为隐蔽。今年,我们已经开始装修其它的一些场馆,因为许多国家都开始要求有属于自己的永久展览空间。全新且清晰的布局再加上主题展的成功吸引了更多的国家来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并且投入到了国家馆展览的“活化”之中。

Franco Fanelli:威尼斯双年展的重整旗鼓在什么时候受到了同类型活动大量出现的干扰?

Paolo Baratta:比如日益繁荣的大型艺博会就是我们的一个竞争对手:就拿巴塞尔艺博会来说,它在时间安排上就战略性地选择在了双年展举办期间。考虑到其它双年展与艺博会,我们需要重新定义我们自己。我们会尽可能地在不让成功充满我们头脑的情况下去保持成功,忠实于我们并不是一场艺博会的身份。我将艺术展定义为“风力机”而不是赚钱工具。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我们屈服于市场力量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失去作为一块能够吸引公众、艺术家、国家首领以及学生等的磁铁的地位。

Franco Fanelli:你为什么如此肯定双年展的策展人独立于市场力量?

Paolo Baratta:我们都认识到参加双年展对于任何一位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她的作品价格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大幅上升;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很美妙的一件事,对我们来说则意味着我们肩负的责任更大了。至关重要的是这样一种精神:在其中,艺术表现为一种持续进行的创作过程。因此我们努力地去发现和证明那些产生于艺术家手中、在观众的情感生活中持续存在的复杂的价值。一位策展人明白,他/她“创造”一场展览、从指导原则中汲取灵感的能力是会受到人们评价的。而保证展览“透明度”的正确方式在于让策展人充分意识到他/她的责任。一场艺博会由参展画廊的画廊主经营,最多只会持续几天的时间;而威尼斯双年展的举办时间长达6个月,远非某些预展能够比拟的。我们预计今年参观双年展的游客会有40多万,我们的任务在于传播知识、情感以及一种批判的精神。

今年参展的83位艺术家中有32位艺术家不到35岁,其中64位(或者74.7%)是首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一旦艺术家与他/她的某件作品被选中,那么其作品的创作和运输费用就不需要他/她再担心了。策展人明白艺术家与画廊及藏家之间的关系,更不必说作品出售给第三方的利益。而双年展基金会则会为每位选中的参展艺术家提供资金保障,以确保第三方提供的财政资助不会影响到策展人的选择。

Franco Fanelli:双年展会资助参展的年轻艺术家有创造性的创作吗?

Paolo Baratta:每届双年展都会包含一定比例由那些被策展人“挖掘出来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也许巧妙地利用了分配给新作品创作的预算。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编辑:耿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