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首页第一时讯专题报道图片新闻万会视频专访栏目精彩演讲会议快讯会议花絮会议发布>>

威尼斯电影节专访娄烨:我的"自由"代价太大

http://www.10000hui.cn 2011年09月01日 08:47来源:网易娱乐
摘要:被禁不能在国内拍片五年的娄烨又一次出现在媒体的视线里,是新片《花》入围威尼斯电影节非主竞赛单元。在邮件采访里,他谈到了《春风沉醉的夜晚》拍摄小心翼翼、恐怕被打断;他的电影对社会的发问、他的“自由”和“不自由”。

威尼斯专访娄烨:我的“自由”代价太大

导演娄烨

导演娄烨。(资料图)

网易娱乐9月1日报道(文/3pinky)被禁不能在国内拍片五年的娄烨又一次出现在媒体的视线里,是新片《花》入围威尼斯电影节非主竞赛单元。在邮件采访里,他谈到了《春风沉醉的夜晚》拍摄小心翼翼、恐怕被打断;他的电影对社会的发问、他的“自由”和“不自由”。邮件这种媒介缺乏对话的现场感,令细节无法展开,可娄烨的答案偏偏套着着另一个故事,他时不时反问、而不是对一个问题定论,隔着空间和时间追讨不得,留下遗憾和更多的疑问。

《花》是娄烨的第一部外语片,入围了今年威尼斯电影节的“威尼斯日”单元,这是个相比主竞赛单元、地平线要冷门的单元,中国媒体对娄烨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兴趣,很大程度是因为这部新片的出世,恰好赶在五年禁拍期结束前夕,当年因为《颐和园》一道被下禁拍令的制片人耐安也表示,他们未来依然希望娄烨的电影能回到中国的电影院。也是在解禁前出世的《花》,以性写爱,表达的姿态依然自由得危险。娄烨说,“在巴黎拍片,你会体会到没有电影检查的工作状态”,这五年禁拍期,对他而言,“是我最快乐和自由的五年”,但他说这又不是真正的自由,“自由代价太高,因为我是一个‘流放者’”。

“流放者”眼看即将回到过去容载他的地方,但娄烨看到那个令他和许多同行不“自由”的审查制度被反复讨论、甚至声讨后没有太大本质上的改变。08年,娄烨带着《春风沉醉的夜晚》去了戛纳电影节参赛,他跟媒体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许是“导演需要自由拍电影的权利”,他用时间恢复了这种资格,“我会努力工作,让影片能够在中国上映”,妥协与争取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进行下去,也是媒体关注的部分。

谈《春晚》:随时准备着拍摄工作被突然终止

网易娱乐:《春风沉醉的夜晚》(以下简称《春晚》)和《花》的灵感之源都是文学作品,和梅峰合作《春晚》时你们聊20、30年代的中国文学,和刘捷(《花》的编剧)会聊什么?

娄烨:聊爱情。

网易娱乐:《花》原来的名字(原名《母狗》)更有冲击性,和那个故事的内容也呼应,为什么要改成现在的名字?

娄烨:花是女主人公的名字,也是一个很好的双关语。

网易娱乐:就像《颐和园》,明明主人公余虹的故事布满伤痛和遗憾,但片名还是温和的,你说余虹和周伟最美好的时光是在颐和园泛舟的时候。你描述的爱情和人生都是反常的、令普通人不适的,但能值得你提起的还是美好的那部分?

娄烨:我不认为我描述的爱情是反常的,令普通人不适的,我认为普通人最重要的就是自由自然的日常生活,如果你能够长期忍受不自然和不自由的生活,你就算不上一个“正常”的“普通”的人。

网易娱乐:《春晚》在南京拍摄的拍摄,在很多人想象中应该是特别秘密、小心翼翼的,也许会招来一些人的阻挠,实际的情况是怎样?

娄烨:是的,特别保密,小心翼翼,因为我在禁拍期,实际情况是,我们随时准备着拍摄工作被突然终止。但我们很幸运,拍摄没有被打断,我们完成了影片。

网易娱乐:客观条件对技法的限制,当时对你来说是问题吗?《花》在北京的拍摄又是如何完成的?

娄烨:当然是问题,所以我们采用家用DV来拍摄这部电影。《花》的北京拍摄差不多是纪录片的工作,有《春晚》的班底成员,也有新的工作人员。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编辑:小默】